高盛今年3月访问了中国的多家新工厂,并感叹中国的许多新产能自动化水平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我觉得近年来中国制造业精益管理和精益生产的潜力明显被低估了。二三十年前,全世界都在学习日本企业的精益管理。现在有些部分已经开始逆转:工业仪表与自动化装置
当美俄工厂仍然亏损时,福耀可以实现16%的净利率,而与世界竞争的日本同行旭日帝和班尼特罗则在5%以下;收购东芝白电后,美国应向东芝出口管理流程,以提高其效益;格力的营收、利润和利润率都在大金之上,可以说是“利润丰厚,销量更大”


事实上,中国制造业还存在许多落后产能。然而,这些各行各业领军企业的新增产能在最近三五年内已经达到世界一流水平,自动化、智能化、信息化、节能化程度都很高。我国工业精益生产中的精益管理效率不只是劳动力低(目前还不便宜),主要是“四个现代化”。从汽车到化工,从金属加工到纺织,从家电到医药,从机电设备到食品。。。当企业跑得多、读得多的年报时,会有和高盛一样的感觉。现在几乎所有广义的制造企业在规划新工厂时都会非常重视新产能的自动化。必须说,新的生产线“可以节省XXX人的劳动力,节省XXX能源消耗,提高XXXX效率……”
当然,高盛也谈到了中国自动化的问题,主要有两个:
1.落后产能仍较多,整体自动化水平不高。这很容易理解。毕竟,中国是发展中国家。
2.过分追求自动化,对中国来说未必是最好的经济效益,因为缺乏灵活性。高盛(Goldman Sachs)列举了这一情况:“在浙江省大力推广机器人更换的日本机器人出现一些企业问题后,工厂需要两周时间,日本工程师才能抵达维修。”
第二个问题与我以前观察到的一致。我见过许多外国公司,希望在中国销售标准产品,然后他们不满意的情况。他们也很难蹲在中国工厂里调查和真正梳理客户的生产流程。越是做不到快速反应,越是需要从上海派人,越是少了还得从欧洲和日本派人。
装备制造和工业自动化,由于生产不是完全标准化的产品,需要与下游产业深度融合,深入了解客户应用和行业痛点,积累技术诀窍,并在生产线领域与客户沟通,这是国内工业自动化企业的天然优势,可以更接地气。
国内几家领先的公司做自动化,思路也是按照“产业线”来做:我不仅给你我的产品,我也了解你的产品,了解你的生产线,了解你的生产线哪里能省人,哪里能省电,哪里能提高效率。

继续阅读相关文章